lol竞猜

新闻动态

新零售的过去与现在
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06日
  

来源:亿欧

    当生产力升级,消费心理逐年变化,从前坚固的东西开始消逝,新的局面却仍未成形,你也就能理解,新零售、无界零售、智慧零售这些词汇的出现,如何会消解焦虑,又如何使人趋之若鹜。

    “新零售”和“人工智能”火在商业前沿,零售企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,纷纷借助新技术的力量,抢占市场,争做新零售排头兵。而魔都上海,在新商业下又被誉为“新零售之都”,除了市场趋势的红利外,上海市政府印发《关于本市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实施意见》也在推动人工智能全面赋能实体经济发展和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。

    时至今日,新技术日渐成熟,考验人工智能落地实体经济能力的节点日渐突出。6月15日,“2018全球智能+新商业峰会”——“智能+零售”峰会将聚集近20位零售顶尖人士共赴上海探讨行业趋势,把握零售新契机。

    丹尼尔·贝尔在《后工业社会的来临》中说过一句有名的话:一个社会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找不到语言来表达是可悲的。

    所以当生产力升级,消费心理逐年变化,从前坚固的东西开始消逝,新的局面却仍未成形,你也就能理解,新零售、无界零售、智慧零售这些词汇的出现,如何会消解焦虑,又如何使人趋之若鹜。

词汇只是人们对现象的简单归纳,而此前的情况大致是:

    电商在国内沉淀数年,人们开始相信并习惯于网上购物,运费的门槛调了又调,鼓励人们尝试线上消费的企业家们,此时也第一次对成本产生了该有的顾虑。而社会潮流的演进,通常表现为两股势力的此消彼长,当线上茁壮发展,线下的消费场景则失去了从前的阵地。

    网络与电商的发达,让信息不对称逐渐消解,知识广度的扩大,则让人们变得愈加精明。而在精明背后,人类消费却开始明显分级:大牌失去往日光彩,轻奢概念开始流行社会,在比价控件盛行的网络世界里,却折射出另一端人群对价格的敏感与追求。

    当物流网络越布越密,最后一公里的需求便被提上了议程,一阵喧嚣过后,从小被屏幕包围的新世代终于登上历史舞台,在科技发展、支付普及的背景下,数字化早已成为其行为习惯,不仅印刻在他们的举止投足间,更让所有企业家们焦急不已。

lol竞猜    企业家们永远是焦虑的一族,更别说在消费主义时代,从前的一年时间,可能还不及如今一个月来去匆匆。电商越做越深,面对越来越精明的目标人群,是继续价格战?还是推出花费匪浅的营销活动?就成了横亘在企业家们的一大难题。所以当越来越多线上品牌出现在线下场景,与其说是年轻人们告别了宅腐文化,越来越愿意出门运动,还不如说是企业家们越来越焦虑线上的成本问题,开始了奋身一搏。

    中国一、二线城市的人均年户外用品消费达160美元(约合人民币1012元),年均购买84次,户外消费占到软饮料和零食消费市场近一半的份额(48%)。这是凯度消费者指数4月25日发布的全球户外消费市场报告中的中国消费市场数据。你也就能不难体会,企业家们抉择下的底气。

lol竞猜    不过,抉择自有其底层逻辑支撑。就像以消费尺度丈量商业逻辑,为什么Airbnb能风行全球,而同样套路的途家却在中国市场苦苦挣扎,200-300元的短租市场,早已被连锁酒店牢牢把持,想要分羹又谈何容易。

    所以以此逻辑反观国内零售的行业结构,50元以上的消费市场由超市填补,而50元甚至20元以下的消费需求,在中国则是被广大夫妻老婆店所满足。可不同的是,国内的夫妻老婆店尚处于一盘散沙之中,远没实现酒店业一般的商业联盟与运作,如此看来,改造的空间似乎诱人无比。

    被称为零售神经末梢的夫妻老婆店,据说在中国大约有700万家。有一个现状是,在夫妻老婆店背后,实则是一整个多层分销系统。厂家给总代,总代给省代,省代再给市代……国内的零售网络,为这样的销售方式所养活,也被其所深深拖累。按理说,在互联网时代,这样的信息不对称,早该被逼得无所生存。

lol竞猜    不过,这也让企业家们嗅到了一丝的良机,于是从2017年开始,天猫小店与零售通开始频繁出镜,另一方面,京东小店与新通路也毫不放松,发现了其中巨大的改造空间,人人当然不会放过。

    同样是小额零售场景,另一项广为人知的数据是,日本总共大约有500多万台自动贩卖机,平均23人使用一台,密度全球最高。反观国内,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资料显示,国内便利店数量仅为9万。

lol竞猜    而这,也是被许多售货机企业不断引用的来源。不管是此前已上市、传统售货机代表友宝,还是新零售企业甘来,缤果。大家都对这样一个场景信心十足。谈到这样一个在国内全新的场景,从饮料机到食品机,再到全品类覆盖,售货机如今不仅装得越来越多,为了适应年轻人的消费习惯,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智能,触摸屏的嵌入,不仅方便了购物、落地了技术,也让互动变得更有拓展性。

    当然,目前来看,小小的售货机场景,似乎暂难撼动便利店的基石,中间业态或许更符合它们的生存状况。于是就有人动起了心思,比如说,通过大数据的支持,去帮助小店面的选址,辅助到企业们的线上线下转型,甚至逐渐做到去人化的行业改造,就成了可预期、甚至前述企业正在做的事情。

    在社会学中,过去的田野观察里,有个说法是说,当技术进步了,人力就会出现过剩的情况。当然也有人反驳,土地上的人力资源是不会过剩的,劳动力会被自动的有效配置。在科技应用背景下的零售业,同样有类似的争论。比如说,技术能搞定店长的事情,而机器则让服务员甚至补货员陷入焦虑边缘,人该何去何从,就变成了一个问题。

    没能看清,倒不是因过去的经验无法提供有效的借鉴,只是在未知面前,人们有着某种原始的恐慌与防卫。看上去莫衷一是的问题,其实翻看历史,也能得到较好的解答。远了不说,就像在纸媒时代,人们看着过去的江河日落西山,嘴上喊着内容为王,纸张的美好难以替代,而当互联网真的到来,大家似乎也都寻到了好的出处。而回头再看,过去的效率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高效,而回忆的美好色彩,则化解了两相对比的尴尬。

    当时代的语言被新零售所表达,企业家们则忙手应对变化的社会。就像罗振宇有篇文章所说,新的工具摆在前头,新的模式一定也会发生。相信,在这许许多多的努力过后,随着坚固的东西消散,新的局面也会生成,而零售则将迎来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    互联网新时代,实体零售积极寻找线上队伍,线上巨头也逐渐在蚕食线下实体。在技术不断迭代的今天,零售人该如何寻找新的机遇,应对新的变化,巩固行业地位?

    6月15日,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、上海市商务委员会、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指导,上海市长宁区青年联合会和亿欧公司联合主办的“2018全球智能+新商业峰会”——“智能+零售”峰会聚集食行生鲜创始人兼CEO张洪良、瑞为智能创始人兼总经理詹东晖,甘来创始人兼CEO铉伟英、盛景网联合伙人颜艳春、弘章资本创始人翁怡诺,众盟数据创始人兼CEO广宇昊,吉刻联盟创始人史晓明,“超市老万”万明治等十余位智能+零售的顶尖人士,共同探讨如何迎接新的零售格局。

作者:梦夕林